3分11选五

                                                                        来源:3分11选五
                                                                        发稿时间:2020-06-02 11:07:44

                                                                        戴名清短短两年任职期间,在资本市场浮沉多年的张家界业绩并未见明显起色。业绩增长乏力、亟须新的增长点,张家界的旅游事业遇冷。

                                                                        然而,随着西进运动的结束,移民数量的激增以及多元化来源,美国国内的种族、文化问题日益突出。再加上就业机会的竞争,排外主义情绪高涨起来,美国政府继而对特定国家和地区的移民予以限制,如《排华法案》、“亚洲禁区”政策等。

                                                                        可见,白人的危机感以及由此而造成的“白人的觉醒”,并继而引发的白人维权运动与“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维权运动已成为美国种族矛盾的核心焦点。

                                                                        德国慕尼黑大学北美文化史专家霍亨格施文德在接受德意志电台采访时称,美国种族歧视现象依然严重,病根在历史上的奴隶制,而当前美国社会的种种现实更是催生种族歧视的加速剂。他认为,在奴隶制时代,美国白人普遍认为黑人都是有暴力倾向的野蛮人,而随着黑奴解放和美国黑人的不断抗争,黑人的社会地位较过去有明显提升,但根植在一部分白种人内心的对黑人的恐惧和偏见却有增无减。当前的美国社会,非洲裔、西班牙裔等少数族群因受教育程度不足而导致相对贫困,并间接导致有组织的暴力犯罪行为,更加剧了白人群体对他们的防范,如此周而复始形成恶性循环。霍亨格施文德称:“为避免冲突继续升级,美国不少城市开始积极采取措施缓和警察与黑人之间的关系,如警察与辖区内的黑人一起打篮球等等,但这些措施显然无法解决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问题。”

                                                                        可是,这种情况又使得一些白人感受到了竞争压力与不公平,一种“反向歧视”的思潮在白人中蔓延。尤其是对于那些蓝领白人,他们的生活境遇与就业形势其实也很不乐观。

                                                                        换言之,这一比例的增加将提高美国有色人种的数量。

                                                                        实际上,美国选民的态度也表现出极化现象,如民主党强调种族平等、性别平等等主张,少数族裔对民主党的支持更明显。

                                                                        明尼阿波利斯市长雅各布·弗雷5月28日在回应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大规模骚乱时曾叹息,“美国黑人的悲愤已酝酿了400年”。他所指的400年历史是:1619年8月第一批、约20名黑人奴隶被英国“白狮”号船贩卖到康福特角。2019年,美国一些媒体发起活动纪念400年前人类的这一悲剧,并议论说:“不要忘记,美国今天繁荣的背后,曾被边缘化的黑奴付出了怎样的牺牲和代价。”《大西洋》月刊专职作家亚当·苏尔这样写道:“从奴隶制到医疗实验,从歧视性租售房屋到掠夺性贷款丑闻,美国黑人的历史向来与辛苦劳作相伴,而一个排挤他们的美国社会却一直从中受益。美国社会贫富悬殊,近半数美国黑人家庭的年收入低于4万美元。”

                                                                        这次事件仍处于发展之中,其后续进程尚难预料,但这一事件发生的时间节点颇为特殊,因而其产生的影响可能会更为重大。

                                                                        据CNN出口民调显示,2016年投票支持特朗普的30岁以下白人,比支持希拉里·克林顿的多出4个百分点。